FC2ブログ

群青泪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op

★★★★★防守之神--內斯塔自傳 之2

三、

能如此顺利地在足球上发展,我得好好感谢我的第一个教练,也就是把我领进拉齐奥大门的Patarca,在我眼中,他不仅是一个教练,他还教导我许多做人的道理。直到现在,他还喜欢叫我"孩子",就像他第一次见到我时那样称呼。他现在还常对我说他的眼光是多么地准,当年他向俱乐部写报告说我一定会成为意大利最好的后卫时许多人还笑话他,现在事实证明了一切。我也非常尊敬他,遇到什么问题除了和父亲讨论之外,我还经常去请教他的意见,他总能解决我的麻烦。

由于在学校和青年队的杰出表现,我没有为我真正进入拉齐奥队而过分担心。不过1993年夏天,拉齐奥当时的主教练佐夫来电话让我去参加拉齐奥在奥地利Seedfed的暑期训练时我还是吃了一惊,因为我只有17岁,我没想到我的职业足球生涯会开始得这么早。我来到训练基地的时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那么新奇和陌生,有梦想和希望也有不安和焦虑。训练的时候我和Scolsa住在一个房间里,他给了我许多忠告和建议,使我能很快地融到拉齐奥队中。不过当时能和在意大利甲级联赛中赫赫有名的球星们一起踢球,就像是做梦一样。

之后我就开始感受到了意甲的足球气氛,那是和以前所有参加过的比赛都不能相比的,是独特的,激烈但非常吸引人。我常常在训练后希望能穿上主力球员的训练背心,常常希望自己的名字可以出现在罗马奥林匹克的大屏幕上,常常希望能在球迷们的呐喊中为拉齐奥贡献自己的力量。不过我知道我需要等待和磨练,等待那个机会的到来。

1994年3月12日,那是我18岁生日的前几天,佐夫第一次把我的名字放在了出场名单之中,虽然只是替补,也让我高兴得忘乎所以。我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刻打电话统治了父亲,让他不要忘记看电视转播,因为我有可能会上场的。那场我们的对手是乌迪内斯队,下半场比赛20分钟时佐夫让我去热身。天啊,我当时的心都快跳出来了,手心里都是汗,我得承认我紧张地要命。33分钟我替换Casiraghi上场,虽然只打了12分钟,却让我终身难忘。我庆幸我没有犯什么错误,因为我当时头脑里一片空白。

比赛的最后比赛结果是2比2打平,这对我们来说不算是个很糟糕的结果。下场后在更衣室中我一个劲地喝水,根本不知道队友们在谈论着什么,也不知道我的表现如何。直到佐夫走到我的面前,拍着我的肩膀说:"我很高兴你上场后腿抖得没有像在热身时那么厉害,你表现得很冷静,很有前途。"

我听到队友们都笑了,我想上场时我的动作一定很滑稽。不过我看到佐夫和队友的脸上都是赞许的表情时心就放下了一大半,因为我知道我表现得不错。父亲等不及打电话来祝贺我,说全家人都为我骄傲。而比赛后一天的所有体育报纸,父亲都买了,他细心地剪下每条有我名字的报道,把它们贴到本子上。这事他一直在做,他说他要记录下我足球生涯的一切,现在这些剪报已经有好几大本了。而我的好几个朋友Antonio、Simeone、Maurizio和Claudio,则在那场比赛后给我送来了一块他们自己做的横幅,上面写着"意大利的未来--内斯塔"。他们一开始许多每次我取胜的比赛他们都要这么做,不过后来我获胜的比赛越来越多,他们也就来不及做了。

那一个赛季我只参加了两场意甲联赛,不过我却从佐夫那里学到了不少东西。他是意大利82年时夺取世界杯冠军时的成员,一直是我的偶像。我告诉他我也希望能取得像他那样的成就,他说我会的。这句话我到现在还记得,可惜2000年我没有能给他带来欧洲杯,这使我非常难过。好在我还有机会实现我的梦想。

我想还有一件事也给了我很大的影响,这也是我的名字第一次作为报纸的头条出现,那就是在94年4月7日时我和英国著名球星Gascoigne有了一次交手的机会。不过那场比赛中我踢伤了他的胫骨和腓骨,这使我非常内疚。虽然他在担架上一直强调那不是我的错,但我第一次知道后卫也会带给人伤害。之后的比赛我就常常提醒自己,和我比赛的是跟我一样的球员,我铲球的前提是尽量不伤害他们。我很反对有的球员铲人而不是铲球,他们有的还说这是为了球队的胜利着想,但我想如果使一个球员永远都没有办法参赛,那么得来的冠军也会蒙上一层阴影吧。现在我能很自豪地说,我没有因为铲球而严重地伤害过一名球员。

四、

94年那年夏天对意大利来说是灰暗的,因为我们再一次输在点球大战中。如果说90年世界杯时我还不太懂得世界杯的意义的话,那么这一次我是真正地感到了痛楚。当时我还没有奢望能在国家队中占有一席之地,但为意大利效力的愿望却越来越强烈。

94-95新赛季我的教练换成了泽曼,佐夫成为了拉齐奥队的主席。泽曼重点培养我如何在禁区里防守,如何在禁区内不让对方有射门的机会又能不犯规,如何在禁区内和守门员保持好联系等等。

那年我还是每天坐公共汽车去拉齐奥训练基地训练,因为罗马的交通问题非常严重,所以我往往要花两个小时才能到目的地。每次训练前我就搞得自己筋疲力尽了。我在拉齐奥的好朋友Favalli问清楚原因之后,第二天就送给我一辆摩托车,他说这样能让我不用再去挤车了。我当时真的是非常感动,直到今天,我还保留着这珍贵的礼物。

95年1月15日,拉齐奥在主场迎战Foggia队。这场比赛成为我在意甲中的一个转折点。当时在场上比赛的Favalli因为左腿拉伤而不得不下场,泽曼对我说:"亚里桑罗,该是你上场的时候了。"于是,第29分钟时我被换上场。那时我已经不像以前那样紧张了,反而觉得非常兴奋,因为和我并肩作战的是意大利最好的射手--西格诺里以及其他许多大牌球星。比赛中西格诺里罚出了一个相当漂亮的任意球,博克西奇将球顶进了对方的大门,全场都沸腾了。所有的队员都抱在一起,不过我还不习惯那样的场面。在我犹豫之际,博克西奇跑近我,对我作出拥抱的姿势。我也跑过去拥抱了他,那感觉真是妙不可言。总觉得比赛中,全队拥抱在一起的场景最让人感动。只是每次我要去庆祝都要多跑一点路,不过已经比守门员要幸运地多了,因为他不能离开禁区。

自从那场比赛之后我就开始了为拉齐奥效力的生涯,那个赛季我打了11场联赛,1场意大利杯赛。我和当时拉齐奥的守门员Pulici的关系非常好,现在我们也常常联系,谈谈各自的情况。我记得比赛中他总对我大吼大叫,甚至骂我。我们之间也因为比赛而发生过摩擦,不过比赛一结束我们就恢复了平日的友好。我知道都是因为我们太关注比赛了,都太想取得胜利了。其实他帮助了我在跑位和意识上进步了许多。

我的表现从那个赛季开始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其中有AC米兰队的老板贝鲁斯科尼。当时意大利足坛的重点都在北方,拉齐奥这样的球队无法和米兰以及都灵的球队抗衡。去北方大俱乐部踢球也是许多球员的梦想。所以当我知道他对我感兴趣时,真是的又惊又喜,他甚至认为我会是巴雷西的接班人。不过转会的事宜最终没有能成功,克劳尼奥蒂不希望我这个由拉齐奥一手培养起来的球员去米兰踢球,我也希望能留在拉齐奥创造属于自己的辉煌。

那个赛季还有值得我回忆的就是6月我回到拉齐奥的青年队踢球,帮助他们获得了那个赛季的意大利冠军。我之所以回去的原因是因为我的教练Caso需要我。他当时得了癌症,因为化疗的关系他还开始掉头发。所以他在场边指挥的时候我还会担心他是不是坚持得住。我和队员们商量好这一次一定要拿个冠军来献给他,因为他为我们奉献地太多了。决赛那天我们在奥林匹克体育场面对佩鲁贾青年队,到场的有40000名观众,其中当然包括我的家人。比赛的结果让我们非常满意,我作为队长把得来的奖杯献给了他。不过最值得我高兴的不是我们取得了冠军,而是教练Caso战胜了他的病魔。他的确是一个伟大的教练,和我们一样在比赛中取得了胜利。

95年的7月我们去了亚洲的日本训练,那对我来说是个陌生而新奇的国家。我最喜欢的电子游戏大部分来自日本,而日本球迷的热情也让我至今难忘。教练让我们在为那个赛季挑选号码,考虑到我第一次参加拉齐奥的考试是在1985年6月13日以及我第一次出赛是在1994年3月13日,我就选择了13号成为我的号码。现在这个号码已经陪伴我整整5年多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4:15 | Trackback : 0 | Comment : 0 | Top
Comment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http://silvia13.blog87.fc2.com/tb.php/24-4663f0b4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