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青泪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op

★★★★★防守之神--內斯塔自傳 之1

防守之神--内斯塔自传
(The Minister of Defence)


一、

拉齐奥是蓝宝石的意思,当我第一次穿上那件蓝色的队衣时,我就希望自己可以像一颗蓝宝石一样为拉齐奥添更多的光彩。



每次我去看祖母的时候,常常会不自觉地绕一点路去看一看小时候踢球的地方。那是块在罗马郊区Cinecitta的小空地,离我的小学"Margherita Bosco"(雏菊林)只有十多米,现在已经建起了一家修车铺。我还记得我、我哥哥Fernando和一些好朋友每天放学都会来到这里踢球。我们拿一些路边的树枝搭起临时的球门,踢得很开心。当然,也总免不了也会出点矛盾,或者为了谁当前锋,谁当后卫,或者为了一个球是不是出界,我们也会吵架,不过不愉快不会持续很久。

我想我对足球的喜欢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我和现在的许多队友不一样。我不像他们从小就梦想着能成为如罗西或者是佐夫那样的球星,也不像他们常常为了踢球而废寝忘食、拖下功课什么的,不过这并不表明现在我对足球的喜欢比他们少一丝一毫。

1976年3月19日10点30分,我出生在罗马第一综合医院。父亲Giuseppe说我出生时就有4公斤100克,是孩子中最重的一个。母亲Laura更希望我是个女孩,虽然我已经有了一个姐姐。至于我的哥哥Fernando,他见到我时竟然高兴地晕了过去,因为他盼望能有个弟弟已经好久了。也许因为我是家中最小的孩子,所以大家都非常疼爱我,尤其是我的哥哥。不过他昏倒的那件事还是我经常笑话他的话柄。

我的家在罗马郊区Cinecitta,那里可以称为意大利的好莱坞,景色优美。我家周围就有许多电影制作公司,运气好的时候甚至能看到那些在大银幕上的明星。我的父亲是"Nuovo Salario"(新工资)铁路站的一名普通职工,和许多普通的意大利男人一样,挑起了抚养家庭的重担。他是一个朴实而又勤劳的人,平时休息的时候也喜欢看看足球。他常常教导我,做人一定要脚踏实地,这也成为了我以后做人的准则。我的母亲是个家庭主妇,她的手艺不错,不过没我的祖母那么出色。可以说我现在做饭的技术有一半是从我祖母那里学来的。

走上足球的道路可以说是偶然的,但也是必然的。8岁时我的背部不知道什么原因经常疼痛,后来疼到连觉就睡不好。一开始父母还以为我的骨头出了什么问题非常担心,好在这只是因为我长得太快,骨骼的坚固程度跟不上身体的发展。所以医生就建议我去从事体育活动,这样能锻炼我的骨骼。我选择了足球,没有想到这一个决定影响了我的一生。

父亲决定把我送到离家不远的足球学校去学习足球,不过那时胆小的我根本不敢去那个全是些身强力壮的大孩子们的学校。我想如果有哥哥和我一起去的话,那么我就不怕别人欺负了,万一在冲突中打架也有个帮手。没想到爸爸和哥哥都同意了这个胡闹的决定,我知道哥哥并不喜欢足球,他只是为了我。

进入了足球学校之后,我才算是真正开始了足球生涯。在那里除了读书就是踢球,有时踢球可以比其他课程都要重要。我记得9岁那年我第一次到现场去观看了足球比赛,当时比赛的球队中就有拉齐奥。比赛是如何进行的,结果是怎么样的我都不记得了,但我仍然能清晰地回忆起全场那种热烈的气氛,让我全身热血沸腾,和我现在在罗马球场中感受的完全一样。

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是差一点就穿上了罗马的球衣。好朋友弗郎西斯科·托蒂有时也开玩笑地说,要不是我的父亲是拉齐奥球迷,我们现在就是队友了。有这个可能吧,我承认。因为第一个要买我的俱乐部并不是拉齐奥,而是罗马。 我的第一个教练Piccioni是当时罗马队主席Dino Viola的合作伙伴,他负责为罗马队挖掘有潜力的新星。有一天Viola在我们训练时来观看了比赛,然后他就把我叫去谈了谈。他对我说希望能见到的父亲。那是1985年1月。

二、

Viola的开价是1000万里拉,等我到了13岁时,就可以参加罗马队青年队的训练,这对像我这么小年龄的球员来说是个不错的价钱。教练Piccioni认为父亲会立刻同意这项合同,因为条件十分合理。不过他可能忘记了,父亲是拉齐奥的球迷,而罗马队则是拉齐奥的对头。如果我签约了罗马队,他会觉得他背叛了自己的球队。不过他还是决定和罗马队的人谈一谈,因为他觉得我的前途是最重要的。

那天晚上罗马队的有关人员来到我家,和我的父亲谈论有关合约的事情。我和哥哥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偷地听他们讨论的内容。其实我不太懂他们在说些什么,不过可以听得出父亲和他们在争论些什么。后来我就打开门走了进去,我问他们我的父亲可以在这项合同中得到什么,因为我希望他可以不要再像以前那样辛苦地工作。如果我可以,我希望自己也能负担一点家庭的重担,即使我的年纪还不大。

他们对我说父亲不会从他们那里得到一个里拉,不过我却可以从此走上职业球员的道路。我不喜欢他们讲话的语调,也不喜欢这个回答,于是我就立刻拒绝了他们。这不仅仅是因为我本身也是拉齐奥的球迷,而且是因为我希望我的家人也能得到最起码的尊重。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教练一直为我放弃这么好的机会而感到惋惜,而我却不遗憾,直到今天都是这样。因为我的机会就在后面,现在看来这似乎是命运安排好我和拉齐奥的缘分。

父亲在很偶然的机会中看到当地报纸的中插广告中有消息说拉齐奥正在寻找年轻的球员。他立刻就想到了我,我记得他在房间里大喊:"桑罗,你可以去拉齐奥!!"

同年6月13日,父亲带我去参加了拉齐奥队在San Basilio的Stefanino训练基地参加测验。那天去的孩子很多,而且都和我是同年出生的拥有足球美好梦想的孩子。父亲对我入选拉齐奥队非常有自信,因为在他眼中我是最好的。

我的考官是拉齐奥青年队的负责人Patarca,他也是负责年轻球员负责的教练。他让我在他面前做了几个基本动作,然后让我和几个孩子一起进行一场模拟比赛。等我回到父亲身边的时候,父亲对我说我肯定会被拉齐奥录取的,因为Patarca非常欣赏我踢球的风格,简练而有效。我一开始认为父亲在安慰我,因为我觉得在超过300个孩子中,我并没有那么突出。不过7月2日拉齐奥队给我们寄来了录取的会员卡。父亲母亲和哥哥都非常高兴。哥哥说他虽然没有天赋当足球运动员,但希望我能帮他实现这个梦想。

接下来的两年时间内,我就来往与足球学校与家中。我常常背着看起来比我还要大的包来往于学校和家之间,那包中装满了书、笔记本和一些运动必需品,当然还有妈妈为我做的午饭。拉齐奥足球训练学校的训练强度比以前的学校强多了,功课也非常紧张,一度我觉得我可能会应付不过来。不过好在家里人一直鼓励我,支持我。父亲也教导我不能半途而废,我就咬咬牙坚持了下来。后来我就找到了足球和学业之间的平衡点,在毕业的时候,我文化课的成绩在班级里是非常优秀的。

接着我就开始参加巡回赛了,这是拉齐奥的年轻球员到成年队的必经之路。如果成绩好给成年队看中,那么就能成为真正的职业球员。当然,这里的竞争也同样激烈,因为每一年的学生中,能让拉齐奥看中的往往只有一两个。

第一年的巡回赛我们76年组冲入了决赛,不过在决赛中很可惜输给了74年的学长们。第二年我们就顺利地捧回了冠军"雏鹰杯"。这是我第一个奖杯,我一直把它珍藏在我的房间里,虽然他没有其他的奖杯含金量那么多,但它往往能使我回忆起那段快乐的时光。

我在第一级别中又打了两年比赛,随着年龄的长,我进入了第二级别的比赛。在那个时候,我开始改打中后卫,也就是我现在的位置。以前的任何位置我都打过,包括中场、前场甚至是前锋,不过还是现在的位置最适合我。也是从那时开始,我第一次成为球队的队长。在Borghesiana训练比赛时我和队员们相处地都非常好,我每天都给所有的队员准备三明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4:12 | Trackback : 0 | Comment : 0 | Top
Comment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http://silvia13.blog87.fc2.com/tb.php/23-61bd2fa4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