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青泪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op

★★★★★防守之神--內斯塔自傳 之6

十一、

像很多意大利人一样,我也非常渴望拥有一部法拉利的汽车。我非常喜欢法拉利跑车那种流线型的设计。不过到现在为止这个梦想也只是说说罢了,因为我觉得它不适合我。曾经我和托蒂一起去试车,但它的速度吓住了我。我承认我的驾车技术不够出色,所以我很难想象我怎么能够在罗马那么拥挤的街道上驾御它。于是我就放弃了这个想法,继续开着我那辆色的保时捷。

我和许多球员都保持着很良好的关系,即使是同城死敌罗马队的队长托蒂。我和他在8岁的时候就认识了,那时他是位很有憧憬的金发男孩。我记得我们曾经训练过一次,他是对方的前锋,技术很出色,而且很具有领导的才能。之后我们因为家住得非常近的关系一直都有联络,有时早晨我们会在溜狗的时候碰到,然后一起慢慢地走去公园。在98年世界杯受伤时,第一个打电话慰问我的也是他。不过由于一些原因,我们后来吵了架。现在想想也都是年少气盛的结果。如今我们两个都长大了,虽然处在拉齐奥和罗马的两支球队中,不可能有很亲密的关系,但起码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2000年欧洲锦标赛期间,我们互相鼓励、互相支持,度过了非常美好的时光。现在我们有着相同的目标,就是为意大利夺回失去了二十年的世界杯冠军。

我非常热爱自己的家乡,我爱意大利这个美丽的国家。我曾经说过我可以去外国度假,但绝对不可能定居在国外。即使在我98年受伤的时候我也拒绝了飞到世界各地去寻找最好的医生,我情愿和我家人在一起养伤。所以我也可以算是一个恋家的人。 在我父母居住的Collevecchio,那里的人们竟然要用我的名字命名一条街。我当然感到非常高兴,但总觉得那样的事情是纪念死去的人而做的。可我现在只有24岁。

我知道自己是许多球迷的偶像,我也有自己的偶像。我年轻的时候喜欢Ggiuseppe Signori,他一直是我希望可以达到的目标。另外,我还很欣赏美国的篮球飞人乔丹(Michael Jordan),他不仅球打得非常好,他的人格魅力也是我最欣赏的。

我还有一位很特殊的朋友--我的狗Pino,他是一只很普通的狗,不过已经跟随了我好几年了。我喜欢在早晨带着它悠闲地散步,不过它从来没有到现场来看我的比赛,但我相信它绝对是我的球迷。

足球不仅给我带来胜利和成功的感觉,更为我带来了幸福的感觉。而这幸福的感觉,很大程度上都来自于球迷。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我被那些真诚的球迷所感动了,这时候我就想,能做一个足球明星,真是很幸福。

小的时候我常慕那些被人围着的球星们,看着他们被人簇拥、被人爱戴,心里就无限憧憬那样的情景。我记得第一次有人来找我签名我才18岁,他是一个和我父亲年龄相仿的球迷。那天训练结束之后,他跑到我的面前,说我很棒,终有一天会成为拉齐奥乃至意大利最优秀的后卫。我当时很激动,听着他鼓励的话语,我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好好踢球。我想,现在他也一定为我感到高兴吧。

后来我就能经常收到球迷的来信和礼物,这在我进入了拉齐奥一线队后就更加多了。一开始我还能一封封地看他们的来信,欣喜地给他们回信,可后来信实在太多了,我就只能在有空的时候选择一两封回信。不过,这些信我都藏在我的房间里的箱子里,现在床底也快放不下了。还有球迷送的礼物,我也真是非常喜欢,特别是他们亲手制作的小玩意。每当足球上遇到很不顺心的事情的时候,我常常会去看一看这些礼物,想着还有这么多人在支持我,就会找回信心。





十二、

不过最难忘的是两件事。一件是我在98年世界杯受伤之后,几乎天天有许多球迷来信慰问我的病情。还有很多是来自遥远的国家的球迷。他们的来信有的我并不得懂,但能体会到他们的鼓励和安慰。那时我差点丧失了重新回到足球场上的机会,我有幸能渡过这个难关,和球迷的祈祷与支持是分不开的。

另一件是在我的姐姐不幸病故之后。那天我参加完葬礼回到训练基地,下了车球迷们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拥挤上来要求我签名和拍照。我有点吃惊,然后看到他们打出了一条让我终身难忘的横幅,上面写着"队长,我们永远站在你身边!"。我的眼睛当时就湿润了,因为我被他们深深地感动了。 自从那次以后,我感觉到我的肩膀上责任重多了,我能回报他们的,就是带领球队获得胜利。终于我们能在拉齐奥建队100年的时候夺取失去多年的意甲冠军。那天和球迷在体育场里一起唱拉齐奥队歌的情景将永远铭记在我的脑海中。

其实我觉得我现在写的自传还有些苍白,我希望当我足球生涯结束的时候,能写下更多值得回忆的东西。希望那时候我能和大家说说捧起世界杯冠军时的感受。



其他人眼中的内斯塔

Patarca(内斯塔第一个教练):
我第一次看到他踢球时就相信他今后一定能出人头地。我喜欢他踢球的样子,始终把头抬得很高,也从来不和其他人争辩什么,也不会随便受他人影响,似乎他总是他自己。他来试训时,我看了他十分钟后便去告诉他的父亲,这孩子肯定会被录取。
内斯塔另外让人喜欢的原因是他做人非常真诚,这也是他父亲的优点,可喜他也继承到了。我到现在还喜欢叫他"孩子",就像我们刚刚认识的时候那样。因为即使是他经过了这么多年职业球员的训练,他还是像个孩子那么真诚。

Di Vaio(内斯塔好友,现效力于帕尔玛队)
我和内斯塔在1987年就认识了,那时我们都在足球学校读书。他是个非常好的人,能和这样的人做朋友是你的福气。我记得那时我们到西班牙去暑期训练的时候,他每天都给队员们做三明治。我从来不怀疑他的能力,我认为他是世界上最好的后卫。我也相信他会给意大利带回世界杯。

Mancini(前拉齐奥球员,现任费奥伦蒂纳队教练)
我在内斯塔很年轻的时候便认识了他,那次他受了很重的伤,但都比我们预料地快地康复了。我们队决定让他做拉齐奥的队长,这让他非常高兴。我记得他在接受了队长的职务后悄悄地对我说,我才是拉齐奥的真正领袖,他要我多多帮助他。他的谦虚感动了我,事实证明他才是最合适当队长的人选。
上个赛季我们在他的带领下夺得了意大利联赛的冠军和意大利杯赛的冠军。如果我以后做了教练,我最希望有内斯塔这样的球员能为我效力。他无论在困难还是在顺利的时候都是以一种态度来对待比赛,始终非常敬业。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在球队中可能比菲戈或者是齐达内更有作用。


十三、



Zoff(拉齐奥教练) :
说内斯塔很年轻,但他已经经历了很多。他已经有过辉煌的日子,也有过很多坎坷的经历。他得到了意大利甲级联赛冠军,他被公认为世界上最好的后卫,但他也差一点离开足球,差一点得到欧洲冠军。正是因为他有这样的经历,他才是拉齐奥最好的队长。他在场上有非常清醒的头脑,开阔的视野,正确的判断,我记得他伤愈复出后拉齐奥立刻就能16场比赛不败,可见他防守的功力和对球队心理的稳定起到的作用。
我毫不夸张地说他是意大利乃至世界上最好的中后卫,他有着非常光明的前途。意大利国家队有了他,起码最近的几年中不愁后卫线上的事。而他也会在足球历史上留下属于自己的一笔。

Paolo Maldini(意大利国家队成员,现效力于AC米兰队) :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96年欧洲锦标赛,因为Ferrera的受伤,所以萨基征召他入国家队。他的表现让我非常吃惊,因为他只有20岁,可是却表现出其他人少有的冷静和高超的技术。那次比赛结束我和队友科斯塔库塔(Costacurta)回到米兰队中就和教练以及老板说,如果你希望米兰队能在今后几年继续在意大利所向披靡的话,就一定要把内斯塔买来。不过可惜的是,拉齐奥并没有放人,因为他们也看到了内斯塔的价值。
我和内斯塔在国家队经常合作,他是个很让人放心的好后卫。他的拉齐奥队也越来越强大,我希望能有机会和他一起举起世界杯的奖杯。也有许多人说他是我国家队队长的继承人,能把队长之位给予内斯塔这样的人,我非常高兴。

Cergio Cragnotti(拉齐奥队老板) :
我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情就是当初在贝鲁斯科尼向我购买内斯塔时我没有动心,因为我知道内斯塔是拉齐奥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一直对内斯塔说,拉齐奥不能没有他,他是拉齐奥的骄傲。我还向他开玩笑地说,如果上帝能让我变成一位球员,那么我就要变成内斯塔。不过有一段时间我们之间的关系很差,因为他站在球迷的那边反对我调整球票的价格。不过最后我们达成的共识,我也认识到了他在球迷中的地位,于是我邀请他进入拉齐奥的管理层。他现在可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位。

Fabio Cannavaro(意大利国家队成员,现效力于帕尔玛队):
内斯塔是我见到过进步最快的球员,他的防守技术年纪轻轻就非常得了。以前我总是笑他是我的替补,在意大利青年队是这样,不过他进入国家队的时间却比我早。我很荣幸能在国家队中和他搭档,因为有了他我就非常安心。他在压力的面前毫不畏惧,也很少犯错误。
我和他是非常好的朋友,我曾经希望他能来帕尔玛队和我并肩作战,不过现在看来帕尔玛队根本买不起他。以前我们曾经住在一个房间里,一起打电子游戏,那都是值得纪念的回忆。不过我最希望和他一起做的事情就是夺得世界杯的冠军。

Francesco Totti(意大利国家队成员,现效力于罗马队) :
我6岁的时候认识了内斯塔,我和他一直是非常好的朋友。我也相信如果不是因为球队的关系,我们会相处地更好。 他是一个非常杰出的人物,不仅是球技方面,更是他的人格方面。他从来不过分骄傲或者是过分谦虚,他总是在做他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他有这非常坚定的信念,也有着非常坚韧的毅力,这使他在事业方面取得了非常巨大的成功。我也希望自己能有这样的成功。我相信自己和内斯塔会是意大利足球的明天的。

Stefano Orsini(《共和报》记者,本文作者) :
内斯塔很强壮;内斯塔很简单;内斯塔很优雅;内斯塔只要参加了就非常投入;内斯塔很少犯错误;内斯塔是上帝的杰作;内斯塔有快乐也有悲伤;内斯塔是奥林匹克的掌声;内斯塔是英俊飘逸的;内斯塔总是在进球后第一个去拥抱队友;内斯塔在对米兰的比赛中踢进了最重要的球,那也给拉齐奥带来了意大利杯;内斯塔在22岁时就成为队长;内斯塔就是拉齐奥。
这是内斯塔留给我印象最深刻的13个方面。



本自传由亚里桑罗·内斯塔口述,《共和报》记者Stefano Orsini记录整理。

--------------------------------------------------------------------------------

感谢我的法国同学Pierre在翻译过程中给予了我很大的帮助,也感谢意大利朋友Sundanesta寄给我这篇自传的原稿。在翻译中由于本人能力有限所以不免会有一些疏漏和错误,望各位朋友能谅解,并及时指出告诉我。谢谢。

--(翻译)Alessa

转自 内斯塔13地带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4:21 | Trackback : 0 | Comment : 0 | Top

★★★★★防守之神--內斯塔自傳 之5

九、

但是事情就在我们眼前发生了,尤文图斯输给了AC米兰,我们抓住机会追上了三分。在4月2日的比赛中,我们终于在都灵和尤文图斯进行面对面的交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因扎吉兄弟两个人的身上,我坚信小因扎吉更出色一些。果然上帝站在了我们一边,西蒙尼的进球使我们把与尤文图斯的积分缩小到了3分。我们看到了夺冠的希望,全意大利开始关注我们的冠军争夺战。

那时比赛我们常常是一边踢,一边还要关心着尤文图斯的进程。倒数第二轮的时候,我们几乎可以得到反超尤文图斯的机会,可是帕尔玛队的后卫卡纳瓦罗(Fabio Cannavaro)的进球却被吹为无效。裁判帮助了尤文图斯在只有最后一轮的时候领先我们2分。就是说我们的命运不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与上个赛季一样,无论我们是否胜利,只要尤文图斯拿到3分,他们就成功了。

那天几乎所有的意大利报纸都站在了我们一边,因为尤文图斯得到裁判的帮忙实在太多了一些。我记得《米兰体育报》当时这样写道:"裁判宣布:冠军属于尤文图斯。"我不想太多地议论裁判,但是如果就这样输掉冠军我们会很不甘心。我认为最公平的方法就是我们两个队进行一次附加赛,当然,这要尤文图斯最后一轮战平才有可能。

最后一天的比赛,气愤的球迷们甚至背着棺材入场,棺材上写着"足球死了"。那天除了尤文图斯的球迷,所有的意大利球迷都站在我们一边。我的几个其他队的朋友,包括托蒂和卡纳瓦罗都打电话来给我打气,他们希望我能证明,不是只有北方的球队才能够夺取意甲的冠军。可惜那场比赛我因为禁赛不能上场,所以我只能站在场边为队友助威。

队友们很争气,很快小因扎吉就进了一球,然后贝隆再锦上添花。无论最后的冠军是不是属于我们的,我们要证明,我们才是最好的。尤文图斯那边却因为大雨而推迟了比赛,一切都似乎在预示着奇迹会出现。 比赛结束,我们以3比1战胜对手,现在我们得等待着尤文图斯的比赛。全场的球迷没有一个离开赛场,全部都在利用各种途径等待着最后的结果。我在更衣室中和队友们紧张地看电视,看到佩鲁贾队进了尤文图斯一球之后,我们全都欢呼起来。之后的时间特别漫长,我不停地问时间,抱怨比赛怎么还没结束。终于,克利纳吹响了比赛结束的哨音,更衣室立刻成了欢乐的海洋。 所有的队员都开始抱在一起互相祝贺,贝隆和小因扎吉还带头高唱着拉齐奥的队歌。最后,我们还把埃里克森高高抛起。我们一个赛季的努力终于得到了最好的回报。那一刻,我觉得所有的汗水、泪水都没有白流,我们终于胜利了,是意大利的冠军了。

之后我们再接再厉,击败了国际米兰夺得了意大利杯赛的冠军。双冠王使拉齐奥成了全意大利的焦点,一支打破了尤文图斯和AC米兰垄断10年意甲冠军的球队。在新的世纪中,我们为拉齐奥建队100周年奉献上了最好的礼物。

带着胜利的喜悦,我随意大利队参加了2000年欧洲锦标赛。教练佐夫是我的恩师,能在他手下踢球真是让我兴奋的事情。虽然很多人都批评佐夫的战术过于保守,但我却认为是他让意大利队发挥出了自己的长处。

欧锦赛我们的运气不错,小组的对手不算特别强大。不过三战全胜的成绩还是让我感到有些意外的。最后一场小组赛佐夫让我和卡纳瓦罗休息,不过队长马尔蒂尼的受伤使我还是上场踢比赛。最值得怀念的当然是和荷兰队的比赛,他们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攻击线,而我们拥有最好的防守线。不过谁都没有想到,我们三个后卫能顶住这么大的压力。当赞布罗塔被罚下去的时候我就开始紧张,因为他是防守型的中场,能减轻我们的压力。果然在比赛中,因为我的失误而让荷兰队得到了一个点球。

那个点球如果踢进,我们的计划就会全部打乱。不过托尔多的神奇表现和波尔的不走运让我们逃过了一劫。第二个点球时我已经完全绝望,"闪电不会两次打中一个地方",可是克鲁伊维特却把球再次踢偏。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知道上去拥抱托尔多。

所以当我们进入点球大战的时候,我坚信我们会胜利,因为荷兰队的运气实在太坏了。我们肩并肩站在中圈为踢球的队员打气和祈祷,希望他们都能顺利。

十、

波尔再次没进。而我们的迪比亚吉奥却踢进了。然后是斯坦姆,他竟然也会失手。托蒂的点球让我的心都差一点跳了出来。之后的点球,我紧张地都不敢看了。

当托尔多再次扑出点球时,我们都跑过去拥抱他。我感觉到自己快虚脱了,120分钟的鏖战让我的体力完全透支,不过我们战胜了强大的荷兰队,战胜了我们自己害怕点球的心理,我们进入了决赛。

在决赛中,我们与法国队再次相遇。那场比赛对我来说是痛苦的回忆,因为如果不是我最后没有守住那个球,本来站上领奖台的应该是我们。我看到替补队员们都已经站起身来准备庆祝,已经开始想象亲吻奖杯时的情景了。 但我想得太美好了,皮雷突破了卡纳瓦罗,我感觉不妙,不过我也没有能堵住维尔托的射门。我期待着托尔多再次能神奇,不过球却越过了球门线。加时赛时我已经感到力不从心了,法国队一次次从卡纳瓦罗那里突破,马尔蒂尼提醒我要及时补位。不过最后那个传中球我还是没有能盯住。特雷泽盖的进球宣布了我们的死刑。

我一下子瘫倒在地上,法国队的队员开始庆祝。我呆坐在地上,脑子里一片空白。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离欧洲冠军就这么点距离,可是上帝却给我开了个大玩笑。我看了看周围,许多队友都泪留满面。队长马尔蒂尼、卡纳瓦罗、阿尔贝蒂尼,甚至连平时脾气最火暴的托蒂都在拿衣服抹眼泪。不过我却没有眼泪,因为虽然我们输得很可惜,但却不冤枉。我们没有挺到最后一分钟,责任是我们的。我可以假设出很多种情况,如果我可以防住那个球,如果尔·皮耶罗(Alessandro Del Piero)可以踢进那个球……但是现在一切都是假设,输了就是输了,我们找不到一点借口。 一切荣誉和耻辱,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虽然我很不甘心,但是我不想再去想。新的赛季马上就要开始了,拉齐奥队还要去为冠军杯冠军努力。而意大利国家队还有世界杯要努力。至少我还以拥有梦想,这是我最欣慰的。



很多人都希望我能多谈一点自己,不过我实在是很希望有一些私人空间。但是因为这次是自传,所以我就多说些。

我是一个不太善于表达自己的人,所以许多从小就认识我的朋友看到我在镜头面前款款而谈的时候都会感到非常奇怪。我想如果不是因为我是拉齐奥的队长的话,我也许根本不会对这镜头或者是记者们谈这么多。但是我明白做了职业球员,做了许多人喜欢的球星,你必须得去适应媒体的需要,你必须去尽可能地与其他人沟通。

许多球迷都会问我,如果你不踢球地话,你想去干什么呢。老实说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因为我不是一个非常善于幻想的人,我更注重的是眼前的实际和已经得到的东西。不过小时候我的梦想是当一名消防员,我觉得那样的职业非常刺激,而且很崇高。所以现在每当我破坏掉非常危险的球时,我就会感觉到我就像一名消防员一样扑灭了危险的火,那种感觉真的是好极了。

谈到爱好我也有许多,比如网球、电脑、电子游戏、F1赛车等等。尤其是电子游戏,我可以说是非常迷恋吧。我记得98年世界杯的时候,我和卡纳瓦罗两个电子游戏迷,为了能多一些时间可以玩,就向教练要求住在一个房间里。后来每到休息的时候,当其他的球员都在篮球场、桌球室里放松的时候,我们两个就在房间里打得天昏地暗。现在的意大利年轻球员中,电子游戏的高手非常多,例如托蒂、安布罗西尼等等。网球是我除了足球最喜欢的运动了,它和足球完全不同,它是一项个人运动,场上的一切全都由你一个人掌握。其实运动我都算在行,就是游泳不太行,可以说我有点怕游泳吧。我也很喜欢电影,尤其是浪漫的关于爱情的电影。我记得那时的《泰坦尼克》,我整整看了三遍。我喜欢戴米·摩尔也是因为她主演的《人鬼情未了》使我非常感动。此外我也看一些书,不过因为时间有限,我很少完整地看完一本超过500页的书。我最喜欢的是有关意大利历史,尤其是罗马历史的书。历史本来就是我在学校中最喜欢和最擅长的科目,我觉得多了解一些历史,对自己会有很大的帮助。我很欣赏历史上的一些人物,包括恺撒、包括斯巴达克,他们都是真正的勇士和英雄。另外,我也很擅长打桌球。

    14:19 | Trackback : 0 | Comment : 0 | Top

★★★★★防守之神--內斯塔自傳 之4

七、

只是第二场小组赛,对手是奥地利。我在中场带球时和对手相撞。当时我一下子就倒在地上,右膝盖只感到钻心地疼痛。我听见队友在一旁关心的询问,但我疼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把手捂着脸。队医给我作了紧急处理后,我也没有感到什么好转,只能被迫下场。当我被担架抬下去的时候,想到自己的世界杯之路就这么结束了,心里真不是滋味。当我去和队员们告别的时候,他们纷纷安慰我说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1982年世界杯时的功臣贝尔格米(Bergomi)拍着我的头对我说:"别担心,好好养伤,我们会带着世界杯去看你的。"

第二天我就被飞机送回了罗马,在罗马的一家医院里,Mariani医生告诉我我的右膝盖的韧带伤得非常严重,必须动手术。而我也可能会从此不能再踢球。拉齐奥的主席克劳尼奥蒂、我的经纪人、我的父母和许多朋友都感到很伤心,因为我还很年轻,所有的人都认为我在足球上取得更好的成就。我对医生说,希望他能尽量给我做好手术,而今后的恢复,我会尽量努力。我不想就这么离开我所钟爱的足球,因为还有许多梦想我还没有实现。原本我想,如果意大利能打进世界杯决赛的话,7月12日我哪怕柱着拐杖也会去看的。可惜的是他们在小组赛后就又一次因为点球而被淘汰了。

那一段时间是很艰难的,不过好在我的手术非常成功,医生告诉我如果我好好锻炼,六个月之后我就能重返赛场。我的右腿绑着厚厚的绷带,每天只能靠着拐杖来行走。那一刻,我才明白如果一个人失去了行动的自由,实在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为了能早日回到赛场上,我常常一个人在恢复治疗室里锻炼。那一年拉齐奥队买来了意大利最好的前锋之一维耶里(Christian Vieri),他是世界杯意大利的最佳射手,我希望能和他们一起实现夺冠的梦想。但是医生告诉我千万不能太心急,如果一旦再次受伤,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那段时间中,许多人都给予了我非常多的关心,包括家人、朋友、教练、队友,当然也有球迷。有朋友甚至让我在养伤的时候去拍了一部电影,尝试一下其他的事情,别太关注足球了。我不想再想起那件事,因为看电影时我觉得我自己真是糟透了。拍电影和踢球完全不是一件事,在球场上我可以很自在地控制一切,而电影里,我对一切都非常不习惯。不过,朋友和那次的导演却都认为我还不错。他们对我说,如果我今后一旦不能再踢球了,那就可以想想转行去拍电影。

我想,受伤的经历对我来说并不是完全暗的。因为远离足球的那段日子里,我明白了许多以前不太明白的事情。即使我个人的技术有多么地出色,球队也是一个整体,没有个人能左右比赛的结果。还有就是无论是多么艰难的时候,只要你朝着你的目标走下去,那么结局一定会是让你吃惊的。

是的,我的努力也没有白费,我回到了拉齐奥的队中。

我的队友们给我归队的礼物就是拉齐奥队长的袖标。我很惊讶,因为我只有22岁,更重要的是队中还有其他比我更有资力的队员--例如曼奇尼(Roberto Mancini)。教练埃里克森对我说,那是全体队员一致的决定,没有人提出任何的异议。队友们的话让我感到感动:"桑罗,我们等着你和我们一起拿冠军呢。"我带上队长袖标的那一刻,我很激动也非常骄傲,同时也感到自己的责任。队长在场上是球队的领袖,这也是最难做到的事情。你的队友听从你的话,跟着你的脚步,更重要的是他们信任你。当球队处于麻烦之中队长必须得立刻和教练一起找出对策,当队员和对手或裁判产生冲突时,队长要及时化解。拉齐奥以前的队长Mancio就是这样一个球员,我也希望自己能成为这样的队长。当球队中有任何麻烦,你是第一个要勇敢面对的人。

12月3日,我参加了伤后的第一场比赛。那距离我受伤只有五个月零十天。Mariani医生开始有些反对,但最后还是叮嘱我要处处小心。我走进熟悉的奥林匹克球场时,所有的球迷立刻停止了欢呼。他们打出了种种欢迎我归队的标语。那些话语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但只知道我感觉热血沸腾。

八、

上半场比赛快结束时,库托受伤下场,教练让我热身。我在场边做着准备活动,注视着场上的一举一动,心情却极不平静。离开了球场那么久,我还能像以前一样出色吗?我的竞技状态还能恢复到以前颠峰的水平吗?我非常紧张和担心,但是球迷的欢呼和球场的诱惑力却让我又非常渴望上场。下半场,我上场比赛,第一次铲球时还有些担心,但法瓦利对我说:"中路可靠你了。"很快,我就忘记了我曾经受过伤,曾经连路都走不了的可怕回忆,我完全溶到了足球的快乐中。

我很高兴我终于还能踢球,我去医院复诊的时候医生笑着对我说我让他感到不可思议,并且也赞扬我在比赛中的表现。我也感谢他这么些日子以来对我的帮助,并希望自己以后可以不要见到他,因为我不想再受伤。 12月19日我又回到了意大利国家队,那是一场友谊赛。为了纪念意大利足协成立100周年,我们和世界明星队进行了一场比赛。虽然我只上场了40分钟,但是我很高兴教练再次想起了我。许多队友都开玩笑地说,如果世界杯时我在的话,意大利可能不会输球。虽然我知道那是一句他们鼓励我的话,但我听了还是非常高兴。我当然希望能成为那样的人物,不过这不太可能。

可惜那年的联赛我们没有能笑到最后,最后关头输给费奥伦蒂纳的比赛断送了我们整个赛季的努力。最后一场比赛我们的胜利与否已经不再重要,因为米兰队的胜利宣布了那年他们是意甲冠军。我很失望,因为本来我们是可以的,冠军从来都没有离我们那么近过,我们却把它拱手让给了实力并不如我们的AC米兰队。埃里克森说得对,我们还是缺乏经验,在关键的时候我们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

不过,之后我们在英格兰伯明翰的维拉公园球场击败了西班牙的皇家马略卡队,夺得了最后一届的欧洲优胜者杯赛的冠军。这算是对我们这个赛季努力的一个回报吧。我最后一个走上台,接过发亮的奖杯,把它高高举过头顶。所有的球迷开始欢呼,我们绕了球场一周,向球迷们致意。

99到00赛季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因为那是拉齐奥队成立100周年的日子。不过一开始没有人看好我们,因为我们把队中最好的射手维耶里卖给了国际米兰。而到来的小因扎吉(Simone Inzaghi)无论在实力或者是名气上都不能与他相比。不过那时我们都已经明白,夺冠并不能只靠一两个队员,而是应该靠全体队员。 赛季开始前我们与当时欧洲的三冠王曼联进行了欧洲超级杯的比赛,最后我们是以1比0战胜了不可一世的对手。我想那是个好兆头,因为曼联是欧洲足坛最红的球队,这对提高我们的士气和信心都非常有利。

一开始我们的行程非常顺利,接连的胜利使我们在排行榜上遥遥领先。但是也是这样的处境让我们反而不知道该如何踢球了,想赢怕输使我们在比赛中背上了沉重的包袱。在与AC米兰队以4比4战平后,我们似乎已经精疲力竭了。大比分输给罗马队之后,我们陷入了不能赢球的怪圈,当然,我们也只能看着尤文图斯队从我们身边超过去,夺走了排名第一的位置。 不仅在联赛中相当不顺利,我们在欧洲冠军联赛中也踢得相当糟糕,连出线都是问题。这样的状况让所有的人都对我们失去了信心,包括一直支持我们的球迷。那时有些球迷在我们训练时总骂着一些难听的话。而报纸也幸灾乐祸地说我们队不会做生意,只会花冤枉钱。不过冬休过后一切都改变了。

小因扎吉在冠军杯中对马赛的比赛中独进4球,把我们从淘汰的边缘拉了回来。联赛中我们也开始赢球,那时我们差了尤文图斯整整9分,没有人能相信我们能夺冠,就连我自己也不相信。
    14:18 | Trackback : 0 | Comment : 0 | Top

★★★★★防守之神--內斯塔自傳 之3

五、

95到96赛季时我就常常先发出场,和罗马队的同城比赛是我第一次的先发经历。在那场比赛中我和童年中就认识的朋友托蒂第一次在足球场上真正地较量。当时我们谁都没有想到今天我们会成为两支球队的队长,成为罗马城的象征。同年我还第一次参加了欧洲大赛,在联盟杯的比赛中我参加了拉齐奥和Omonia队的比赛。参加欧洲赛场的比赛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能碰到其他国家同样优秀的俱乐部。在那些优秀的球员身上,我总能得到一些关于足球新的启示。这是我参加欧洲大赛最大的收获。

95年11月初,我和几个好朋友趁着联赛间歇期去Elba岛渡假。对我这样的职业球员来说,能有三天的假期真是一种奢侈,而且能与平时不太见面的朋友聚会更让我开心。不过最开心的事情还不仅仅是这些。假期的第二天,我的手机响了,打来电话的是拉齐奥俱乐部的一位经理。他告诉我当时意大利21岁以下国家队的教练老马尔蒂尼(Cesare Maldini)希望我能去他那里报到。也就是说,我有机会穿上意大利国家队的兰色队衣了,这可是我一直的梦想。

我马上结束了假期,来到了训练基地。老马尔蒂尼告诉我,他很欣赏我的球风,而且希望能填补卡纳瓦罗(Fabio Cannavaro)离开的空白,他因为年纪的关系到了23岁国家队。当时我们正在为欧洲锦标赛的资格赛拼杀,意大利队一直是青年队中的佼佼者,我当然也希望自己能再为自己的祖国添上一项冠军。我的第一场比赛是对乌克兰,我完全没有第一次参加联赛时那么紧张,也因为对手的实力并不强大,我们很顺利地以2比1战胜了对手。教练似乎对我还很满意,因为之后我都能参加意大利国家队的比赛了。后来有人说我是国家队中最"正统"的球员,因为我参加过所有级别的意大利国家队。这也算是一件让我值得自豪的事情吧。

决赛在5月30日西班牙的巴塞罗那举行,对手是主场作战的西班牙队。如果胜了那场比赛,我们就是欧洲的冠军,就是欧洲最强的一群年轻人。比赛中双方都比较谨慎,没有太多的机会,0比0的比分一直延续到终场。最后只能用点球来决定胜负。我知道很多人都说意大利的点球运气很差,世界杯中我们已经连续3次败在点球手下。不过那一次幸运女神是站我们一边的。我是最后第二个上场罚点球的球员,这对我来说不容易,因为我平时这样的训练并不多。比起那些脚法精湛的前场队员,我真的是很紧张。不过教练说的,我不应该想得太多。于是我摆好球,助跑,就射了球门的左下角。幸好我骗过了守门员,球进了。所有的队员都跑过来向我祝贺。还没等我缓过神来的时候,我们最后一名球员也射入了球。我们终于胜利了。

那晚我们在更衣室里就唱啊,跳啊,把奖杯传来传去。我记得当时我的头发、衣服都被香槟洒湿了,不过我没有空去理会这些,只想着把奖杯抱过来亲吻几下。那届比赛我还被评选为了最佳阵容中的中后卫。

那一年还有更大的惊喜,当我们回到意大利的时候,正是96年欧洲锦标赛和亚特兰大奥运会前夕。意大利国家队正在备战欧锦标赛,而21岁以下国家队在为奥运会准备。两个队的教练同时把我的名字加在了他们点将的名单上。尤其是萨基(Sacchi)的邀请让我大感意外,那年我才20岁,竟然可以去英格兰参加欧洲锦标赛。我连做梦都没有想到,我竟然可以这么快就进入意大利国家队效力。

第一去国家队的训练营,第一次和众多我们国家最优秀的选手一起训练。我非常兴奋,哪怕我不可能出场,哪怕我只是因为Ferrara的受伤来的替补。不过这萨基能想到我,我已经非常荣幸了。起码,我能证明我在自己的位置上踢得不错,有许多教练赏识我。

那次的训练让我认识了许多朋友,包括意大利金童尔·皮耶罗(Del Piero),那年联赛的最佳射手基耶萨(Chiesa),还有小马尔蒂尼(Paolo Maldini)等等。我记得小马尔蒂尼对我说,意大利有像我这样的球员,就代表了今后10年必将站在世界足坛的最高峰。我很崇拜他,当然还有米兰队最伟大的后卫巴雷西,我很希望我能达到他们这样的水平。当时我就发觉我离这个目标并不遥远,起码如果我努力,我应该可以做到。


六、

虽然我在训练中的表现让许多人都吃惊,萨基还是没有胆量让我上场比赛。是啊,在意大利有那么多优秀的后卫,能在大型比赛中把后防线交给一个才刚刚20岁的毛头小子吗?能做在板凳上看着队员们踢球对我来说已经很满足了。在国家队中,你会感觉和俱乐部完全不同,这不同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国家队的比赛更能让我热血沸腾。那次比赛意大利的表现并不出色,小组赛输给捷克后我们连出线机会都很小了。萨基希望能像94年世界杯时那样扭转乾坤,不过他的愿望没有实现,最后一场踢平后,我们不幸被淘汰了。

淘汰之后我并没有休息,马上去了美国参加奥运会的比赛,这一次是代表21岁以下国家队参赛。那一次比赛我们也输了,因为奥运会在我们的眼里根本不是什么真正的足球比赛,没有队员会真正把这项比赛放在心上。俱乐部也都关照我们最重要的不要受伤,因为联赛在夏天结束后就会开始。美国是个高度发达的国家,不过他们对足球似乎也不够热情,因为我们比赛的时候偌大的体育场中只坐了稀稀拉拉的几千个人。而且决大多数还是我们两队的球迷。其实现在看看当时的21岁以下国家队真是人才济济,如果现在把我们集合起来再踢比赛,绝对不会是那个成绩。

96-97意大利甲级联赛是可以说我第一次完完全全作为球队的主力参加的赛季。那年我们队的阵容很强大,老板克劳尼奥蒂给我们的目标是意甲的冠军。拉齐奥队将会从AC米兰队和尤文图斯队手中争夺一下近30年没有拿到的冠军,这真让人兴奋。

赛程的进程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美好,总在关键的比赛我们不稳定的毛病一次又一次拖我们的后腿。泽曼也因为我们的成绩不能让俱乐部满意而走人,接手的是俱乐部主席--佐夫。虽然只是暂时接替,但他的到来让所有的球员都感觉到安心。在他的带领下,我们的名次上升到第四,虽然没有能最后夺冠,但起码拉齐奥已经不是意甲中一支二流的球队。我们可以让所有的强队都不敢小看我们。

96年还有值得纪念的事情就是我第一次作为首发球员代表意大利国家队参赛。1996年10月5日,我们的对手是摩尔多瓦。那场比赛我们以3比1战胜了对手。4天后,我又作为首发参加了和格鲁吉亚的比赛。这两场比赛我都打满了全场。

97年6月我代表意大利国家队参加了法国举行的四国邀请赛。参赛的有巴西队、法国队、英格兰队和我们意大利队。我参加了其中对英格兰和法国的两场比赛。我想那是意大利队最灰暗是时候了,因为我们一直在输比赛,甚至想平都得付出很大的代价。没有人知道原因出在哪里。

97到98赛季,拉齐奥迎来了一位新的主教练--瑞典人埃里克森。他是个和蔼可亲的人,和泽曼完全不同。俱乐部的目标没有变,就是争取意甲冠军。那个赛季初,米兰的体育报纸也把我们队列入了冠军竞争者的行列。

9月16日,我踢进了代表拉齐奥的第一个正式比赛入球。那是欧洲联盟杯的比赛,我们的对手是Guimaraes,一支没什么名气的球队。下半场第33分钟时,我在中场断到球,本想传给队友,但突然想我为什么不能试一试自己带球呢?埃里克森说我的脚法并不比一般的前锋差,而且我们队又遥遥领先。于是我开始自己带球,盘过一人,两人。这时队友已经在为我拍手了。然后我再晃过了一个人,我看清了门将的位置后用右脚把球射入了球门。我高兴地跑起来,队员们拉住我,把我压在身下。我终于品尝到了进球的甜蜜滋味。

当然,98年对我来说是喜忧参半的一年。拉齐奥虽然没有能得到冠军,但我们夺取了意大利杯赛的冠军。那场决赛是我生命中最美妙的时刻之一。决赛的对手是意大利最强大的球队之一--AC米兰队。在罗马的奥林匹克体育场,上半场我们以0比1落后。不过下半场一开始我们就立刻把劣势扳了回来。我们以2比1反超。接着我在比赛最后阶段踢进了一个决定性的进球,这让米兰队扳平的信心彻底被摧毁。当我看到球进入球网的那一瞬间,我内心的喜悦一下子爆发出来。我冲向场边,向队员欢呼、向球迷欢呼。看着所有的人对着我叫喊,我第一次感觉到原来我可以给那么多人带来欢乐的。而98年的那届世界杯对我来说也是一场噩梦。虽然那是我第一次参加世界杯,但回忆却是苦涩的。
    14:17 | Trackback : 0 | Comment : 0 | Top

★★★★★防守之神--內斯塔自傳 之2

三、

能如此顺利地在足球上发展,我得好好感谢我的第一个教练,也就是把我领进拉齐奥大门的Patarca,在我眼中,他不仅是一个教练,他还教导我许多做人的道理。直到现在,他还喜欢叫我"孩子",就像他第一次见到我时那样称呼。他现在还常对我说他的眼光是多么地准,当年他向俱乐部写报告说我一定会成为意大利最好的后卫时许多人还笑话他,现在事实证明了一切。我也非常尊敬他,遇到什么问题除了和父亲讨论之外,我还经常去请教他的意见,他总能解决我的麻烦。

由于在学校和青年队的杰出表现,我没有为我真正进入拉齐奥队而过分担心。不过1993年夏天,拉齐奥当时的主教练佐夫来电话让我去参加拉齐奥在奥地利Seedfed的暑期训练时我还是吃了一惊,因为我只有17岁,我没想到我的职业足球生涯会开始得这么早。我来到训练基地的时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那么新奇和陌生,有梦想和希望也有不安和焦虑。训练的时候我和Scolsa住在一个房间里,他给了我许多忠告和建议,使我能很快地融到拉齐奥队中。不过当时能和在意大利甲级联赛中赫赫有名的球星们一起踢球,就像是做梦一样。

之后我就开始感受到了意甲的足球气氛,那是和以前所有参加过的比赛都不能相比的,是独特的,激烈但非常吸引人。我常常在训练后希望能穿上主力球员的训练背心,常常希望自己的名字可以出现在罗马奥林匹克的大屏幕上,常常希望能在球迷们的呐喊中为拉齐奥贡献自己的力量。不过我知道我需要等待和磨练,等待那个机会的到来。

1994年3月12日,那是我18岁生日的前几天,佐夫第一次把我的名字放在了出场名单之中,虽然只是替补,也让我高兴得忘乎所以。我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刻打电话统治了父亲,让他不要忘记看电视转播,因为我有可能会上场的。那场我们的对手是乌迪内斯队,下半场比赛20分钟时佐夫让我去热身。天啊,我当时的心都快跳出来了,手心里都是汗,我得承认我紧张地要命。33分钟我替换Casiraghi上场,虽然只打了12分钟,却让我终身难忘。我庆幸我没有犯什么错误,因为我当时头脑里一片空白。

比赛的最后比赛结果是2比2打平,这对我们来说不算是个很糟糕的结果。下场后在更衣室中我一个劲地喝水,根本不知道队友们在谈论着什么,也不知道我的表现如何。直到佐夫走到我的面前,拍着我的肩膀说:"我很高兴你上场后腿抖得没有像在热身时那么厉害,你表现得很冷静,很有前途。"

我听到队友们都笑了,我想上场时我的动作一定很滑稽。不过我看到佐夫和队友的脸上都是赞许的表情时心就放下了一大半,因为我知道我表现得不错。父亲等不及打电话来祝贺我,说全家人都为我骄傲。而比赛后一天的所有体育报纸,父亲都买了,他细心地剪下每条有我名字的报道,把它们贴到本子上。这事他一直在做,他说他要记录下我足球生涯的一切,现在这些剪报已经有好几大本了。而我的好几个朋友Antonio、Simeone、Maurizio和Claudio,则在那场比赛后给我送来了一块他们自己做的横幅,上面写着"意大利的未来--内斯塔"。他们一开始许多每次我取胜的比赛他们都要这么做,不过后来我获胜的比赛越来越多,他们也就来不及做了。

那一个赛季我只参加了两场意甲联赛,不过我却从佐夫那里学到了不少东西。他是意大利82年时夺取世界杯冠军时的成员,一直是我的偶像。我告诉他我也希望能取得像他那样的成就,他说我会的。这句话我到现在还记得,可惜2000年我没有能给他带来欧洲杯,这使我非常难过。好在我还有机会实现我的梦想。

我想还有一件事也给了我很大的影响,这也是我的名字第一次作为报纸的头条出现,那就是在94年4月7日时我和英国著名球星Gascoigne有了一次交手的机会。不过那场比赛中我踢伤了他的胫骨和腓骨,这使我非常内疚。虽然他在担架上一直强调那不是我的错,但我第一次知道后卫也会带给人伤害。之后的比赛我就常常提醒自己,和我比赛的是跟我一样的球员,我铲球的前提是尽量不伤害他们。我很反对有的球员铲人而不是铲球,他们有的还说这是为了球队的胜利着想,但我想如果使一个球员永远都没有办法参赛,那么得来的冠军也会蒙上一层阴影吧。现在我能很自豪地说,我没有因为铲球而严重地伤害过一名球员。

四、

94年那年夏天对意大利来说是灰暗的,因为我们再一次输在点球大战中。如果说90年世界杯时我还不太懂得世界杯的意义的话,那么这一次我是真正地感到了痛楚。当时我还没有奢望能在国家队中占有一席之地,但为意大利效力的愿望却越来越强烈。

94-95新赛季我的教练换成了泽曼,佐夫成为了拉齐奥队的主席。泽曼重点培养我如何在禁区里防守,如何在禁区内不让对方有射门的机会又能不犯规,如何在禁区内和守门员保持好联系等等。

那年我还是每天坐公共汽车去拉齐奥训练基地训练,因为罗马的交通问题非常严重,所以我往往要花两个小时才能到目的地。每次训练前我就搞得自己筋疲力尽了。我在拉齐奥的好朋友Favalli问清楚原因之后,第二天就送给我一辆摩托车,他说这样能让我不用再去挤车了。我当时真的是非常感动,直到今天,我还保留着这珍贵的礼物。

95年1月15日,拉齐奥在主场迎战Foggia队。这场比赛成为我在意甲中的一个转折点。当时在场上比赛的Favalli因为左腿拉伤而不得不下场,泽曼对我说:"亚里桑罗,该是你上场的时候了。"于是,第29分钟时我被换上场。那时我已经不像以前那样紧张了,反而觉得非常兴奋,因为和我并肩作战的是意大利最好的射手--西格诺里以及其他许多大牌球星。比赛中西格诺里罚出了一个相当漂亮的任意球,博克西奇将球顶进了对方的大门,全场都沸腾了。所有的队员都抱在一起,不过我还不习惯那样的场面。在我犹豫之际,博克西奇跑近我,对我作出拥抱的姿势。我也跑过去拥抱了他,那感觉真是妙不可言。总觉得比赛中,全队拥抱在一起的场景最让人感动。只是每次我要去庆祝都要多跑一点路,不过已经比守门员要幸运地多了,因为他不能离开禁区。

自从那场比赛之后我就开始了为拉齐奥效力的生涯,那个赛季我打了11场联赛,1场意大利杯赛。我和当时拉齐奥的守门员Pulici的关系非常好,现在我们也常常联系,谈谈各自的情况。我记得比赛中他总对我大吼大叫,甚至骂我。我们之间也因为比赛而发生过摩擦,不过比赛一结束我们就恢复了平日的友好。我知道都是因为我们太关注比赛了,都太想取得胜利了。其实他帮助了我在跑位和意识上进步了许多。

我的表现从那个赛季开始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其中有AC米兰队的老板贝鲁斯科尼。当时意大利足坛的重点都在北方,拉齐奥这样的球队无法和米兰以及都灵的球队抗衡。去北方大俱乐部踢球也是许多球员的梦想。所以当我知道他对我感兴趣时,真是的又惊又喜,他甚至认为我会是巴雷西的接班人。不过转会的事宜最终没有能成功,克劳尼奥蒂不希望我这个由拉齐奥一手培养起来的球员去米兰踢球,我也希望能留在拉齐奥创造属于自己的辉煌。

那个赛季还有值得我回忆的就是6月我回到拉齐奥的青年队踢球,帮助他们获得了那个赛季的意大利冠军。我之所以回去的原因是因为我的教练Caso需要我。他当时得了癌症,因为化疗的关系他还开始掉头发。所以他在场边指挥的时候我还会担心他是不是坚持得住。我和队员们商量好这一次一定要拿个冠军来献给他,因为他为我们奉献地太多了。决赛那天我们在奥林匹克体育场面对佩鲁贾青年队,到场的有40000名观众,其中当然包括我的家人。比赛的结果让我们非常满意,我作为队长把得来的奖杯献给了他。不过最值得我高兴的不是我们取得了冠军,而是教练Caso战胜了他的病魔。他的确是一个伟大的教练,和我们一样在比赛中取得了胜利。

95年的7月我们去了亚洲的日本训练,那对我来说是个陌生而新奇的国家。我最喜欢的电子游戏大部分来自日本,而日本球迷的热情也让我至今难忘。教练让我们在为那个赛季挑选号码,考虑到我第一次参加拉齐奥的考试是在1985年6月13日以及我第一次出赛是在1994年3月13日,我就选择了13号成为我的号码。现在这个号码已经陪伴我整整5年多了。

    14:15 | Trackback : 0 | Comment : 0 | Top

★★★★★防守之神--內斯塔自傳 之1

防守之神--内斯塔自传
(The Minister of Defence)


一、

拉齐奥是蓝宝石的意思,当我第一次穿上那件蓝色的队衣时,我就希望自己可以像一颗蓝宝石一样为拉齐奥添更多的光彩。



每次我去看祖母的时候,常常会不自觉地绕一点路去看一看小时候踢球的地方。那是块在罗马郊区Cinecitta的小空地,离我的小学"Margherita Bosco"(雏菊林)只有十多米,现在已经建起了一家修车铺。我还记得我、我哥哥Fernando和一些好朋友每天放学都会来到这里踢球。我们拿一些路边的树枝搭起临时的球门,踢得很开心。当然,也总免不了也会出点矛盾,或者为了谁当前锋,谁当后卫,或者为了一个球是不是出界,我们也会吵架,不过不愉快不会持续很久。

我想我对足球的喜欢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我和现在的许多队友不一样。我不像他们从小就梦想着能成为如罗西或者是佐夫那样的球星,也不像他们常常为了踢球而废寝忘食、拖下功课什么的,不过这并不表明现在我对足球的喜欢比他们少一丝一毫。

1976年3月19日10点30分,我出生在罗马第一综合医院。父亲Giuseppe说我出生时就有4公斤100克,是孩子中最重的一个。母亲Laura更希望我是个女孩,虽然我已经有了一个姐姐。至于我的哥哥Fernando,他见到我时竟然高兴地晕了过去,因为他盼望能有个弟弟已经好久了。也许因为我是家中最小的孩子,所以大家都非常疼爱我,尤其是我的哥哥。不过他昏倒的那件事还是我经常笑话他的话柄。

我的家在罗马郊区Cinecitta,那里可以称为意大利的好莱坞,景色优美。我家周围就有许多电影制作公司,运气好的时候甚至能看到那些在大银幕上的明星。我的父亲是"Nuovo Salario"(新工资)铁路站的一名普通职工,和许多普通的意大利男人一样,挑起了抚养家庭的重担。他是一个朴实而又勤劳的人,平时休息的时候也喜欢看看足球。他常常教导我,做人一定要脚踏实地,这也成为了我以后做人的准则。我的母亲是个家庭主妇,她的手艺不错,不过没我的祖母那么出色。可以说我现在做饭的技术有一半是从我祖母那里学来的。

走上足球的道路可以说是偶然的,但也是必然的。8岁时我的背部不知道什么原因经常疼痛,后来疼到连觉就睡不好。一开始父母还以为我的骨头出了什么问题非常担心,好在这只是因为我长得太快,骨骼的坚固程度跟不上身体的发展。所以医生就建议我去从事体育活动,这样能锻炼我的骨骼。我选择了足球,没有想到这一个决定影响了我的一生。

父亲决定把我送到离家不远的足球学校去学习足球,不过那时胆小的我根本不敢去那个全是些身强力壮的大孩子们的学校。我想如果有哥哥和我一起去的话,那么我就不怕别人欺负了,万一在冲突中打架也有个帮手。没想到爸爸和哥哥都同意了这个胡闹的决定,我知道哥哥并不喜欢足球,他只是为了我。

进入了足球学校之后,我才算是真正开始了足球生涯。在那里除了读书就是踢球,有时踢球可以比其他课程都要重要。我记得9岁那年我第一次到现场去观看了足球比赛,当时比赛的球队中就有拉齐奥。比赛是如何进行的,结果是怎么样的我都不记得了,但我仍然能清晰地回忆起全场那种热烈的气氛,让我全身热血沸腾,和我现在在罗马球场中感受的完全一样。

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是差一点就穿上了罗马的球衣。好朋友弗郎西斯科·托蒂有时也开玩笑地说,要不是我的父亲是拉齐奥球迷,我们现在就是队友了。有这个可能吧,我承认。因为第一个要买我的俱乐部并不是拉齐奥,而是罗马。 我的第一个教练Piccioni是当时罗马队主席Dino Viola的合作伙伴,他负责为罗马队挖掘有潜力的新星。有一天Viola在我们训练时来观看了比赛,然后他就把我叫去谈了谈。他对我说希望能见到的父亲。那是1985年1月。

二、

Viola的开价是1000万里拉,等我到了13岁时,就可以参加罗马队青年队的训练,这对像我这么小年龄的球员来说是个不错的价钱。教练Piccioni认为父亲会立刻同意这项合同,因为条件十分合理。不过他可能忘记了,父亲是拉齐奥的球迷,而罗马队则是拉齐奥的对头。如果我签约了罗马队,他会觉得他背叛了自己的球队。不过他还是决定和罗马队的人谈一谈,因为他觉得我的前途是最重要的。

那天晚上罗马队的有关人员来到我家,和我的父亲谈论有关合约的事情。我和哥哥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偷地听他们讨论的内容。其实我不太懂他们在说些什么,不过可以听得出父亲和他们在争论些什么。后来我就打开门走了进去,我问他们我的父亲可以在这项合同中得到什么,因为我希望他可以不要再像以前那样辛苦地工作。如果我可以,我希望自己也能负担一点家庭的重担,即使我的年纪还不大。

他们对我说父亲不会从他们那里得到一个里拉,不过我却可以从此走上职业球员的道路。我不喜欢他们讲话的语调,也不喜欢这个回答,于是我就立刻拒绝了他们。这不仅仅是因为我本身也是拉齐奥的球迷,而且是因为我希望我的家人也能得到最起码的尊重。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教练一直为我放弃这么好的机会而感到惋惜,而我却不遗憾,直到今天都是这样。因为我的机会就在后面,现在看来这似乎是命运安排好我和拉齐奥的缘分。

父亲在很偶然的机会中看到当地报纸的中插广告中有消息说拉齐奥正在寻找年轻的球员。他立刻就想到了我,我记得他在房间里大喊:"桑罗,你可以去拉齐奥!!"

同年6月13日,父亲带我去参加了拉齐奥队在San Basilio的Stefanino训练基地参加测验。那天去的孩子很多,而且都和我是同年出生的拥有足球美好梦想的孩子。父亲对我入选拉齐奥队非常有自信,因为在他眼中我是最好的。

我的考官是拉齐奥青年队的负责人Patarca,他也是负责年轻球员负责的教练。他让我在他面前做了几个基本动作,然后让我和几个孩子一起进行一场模拟比赛。等我回到父亲身边的时候,父亲对我说我肯定会被拉齐奥录取的,因为Patarca非常欣赏我踢球的风格,简练而有效。我一开始认为父亲在安慰我,因为我觉得在超过300个孩子中,我并没有那么突出。不过7月2日拉齐奥队给我们寄来了录取的会员卡。父亲母亲和哥哥都非常高兴。哥哥说他虽然没有天赋当足球运动员,但希望我能帮他实现这个梦想。

接下来的两年时间内,我就来往与足球学校与家中。我常常背着看起来比我还要大的包来往于学校和家之间,那包中装满了书、笔记本和一些运动必需品,当然还有妈妈为我做的午饭。拉齐奥足球训练学校的训练强度比以前的学校强多了,功课也非常紧张,一度我觉得我可能会应付不过来。不过好在家里人一直鼓励我,支持我。父亲也教导我不能半途而废,我就咬咬牙坚持了下来。后来我就找到了足球和学业之间的平衡点,在毕业的时候,我文化课的成绩在班级里是非常优秀的。

接着我就开始参加巡回赛了,这是拉齐奥的年轻球员到成年队的必经之路。如果成绩好给成年队看中,那么就能成为真正的职业球员。当然,这里的竞争也同样激烈,因为每一年的学生中,能让拉齐奥看中的往往只有一两个。

第一年的巡回赛我们76年组冲入了决赛,不过在决赛中很可惜输给了74年的学长们。第二年我们就顺利地捧回了冠军"雏鹰杯"。这是我第一个奖杯,我一直把它珍藏在我的房间里,虽然他没有其他的奖杯含金量那么多,但它往往能使我回忆起那段快乐的时光。

我在第一级别中又打了两年比赛,随着年龄的长,我进入了第二级别的比赛。在那个时候,我开始改打中后卫,也就是我现在的位置。以前的任何位置我都打过,包括中场、前场甚至是前锋,不过还是现在的位置最适合我。也是从那时开始,我第一次成为球队的队长。在Borghesiana训练比赛时我和队员们相处地都非常好,我每天都给所有的队员准备三明治。

    14:12 | Trackback : 0 | Comment : 0 |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